以改革创新开拓协同发展新境界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名言 > 教育心理学 > 正文
 2019-06-14 12:01     浏览次数:38

  梭罗在《瓦尔登湖》中曾有讲述这样的寓言:一个工匠想做一柄最完美的权杖,于是他日夜不息,任时空流转百年,最终那权杖,成了梵天世界最美的作品。梭罗在这里暗示我们:一旦我们认定了某种创造有值得我们付出一切的价值,我们就应完全投入其中,热爱并坚定地追求。回望历史长河,又有哪一个伟大成就不是源于创作者的爱?贝多芬《命运交响曲》汹涌而来,凡高的火焰色向日葵,乃至牛顿的三大定律,又有哪一个不是饱含着创作者澎湃的激情,穿越千古破空而来?  我已无法历数古今中外多少因热爱而造就的伟大创造,可这种繁盛,恰与当下创造之光的暗淡形成触目惊心的反差。我们有袁隆平,有王选,有钱学森,可这些科学巨匠已垂垂老矣,而后起之秀乏善可陈,为何?我想正是因为当下已绝少对科学本身有着痴爱的年轻人,我们有的,只是一群又一群为了名利,为了一纸证书而在实验室里苦干的学生,他们一旦获得了所求的名利,便裹足不前,再不愿在黑暗中前行。同样,在文学领域,如今又有几人能如桑塔格一般从容说到:我写作不是因为那里有读者,而是因为那里存在着文学?一个一个作秀者,只看见红地毯和金钱,作者比作品更有名的情况比比皆是。

  大量孩子都是这种水平。大量时间都浪费在这种无无意义的作业上。解决这个问题,只能靠家庭教育了。

  (本站编辑贾晓芸摘编)

以改革创新开拓协同发展新境界

    作者:光明日报评论员  茫茫九脉流中国,纵横当有凌云笔。

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专题汇报时强调,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要坚持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扎实推进,加快走出一条科学持续的协同发展路子来。

从“重大国家战略”的提出,到一年多之后《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正式印发,再到顶层设计完成之后的改革探索,三年间,越来越多的变化和生机出现在这片20多万平方公里的热土上,京津冀区域迎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崭新时期。   三年间,北京关停了1341家高耗能、高污染、高耗水企业,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天津河北两地接收到的来自北京的技术输入额达154亿元,加速自身产业升级;公交“一卡通”及多条高速路线建成通车,交通一体化程度的提升夯实了发展基础;组建区域职业教育联盟,区域内10649家医疗机构实现互认,建立区域环保标准合作机制,公共服务协作迈入快车道,协同发展让三地群众享有更多发展红利和获得感。   在扎实的区域发展成绩面前,一些“噪音”“杂音”不攻自破,在全新的发展格局之下,“多城记”蕴藏了更大的跃进力量。 三年的发展实践表明,当前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思路、大战略是正确的。

以改革创新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必然选择,是构建区域协调发展体制机制,全面对接“一带一路”等重大国家战略的重要探索。 这一国家战略的实施价值与意义,将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持续推进和“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逐步实现中渐次显现。

  开拓京津冀协同发展新境界,放大1+1+13的协同效应,必须进一步坚持改革先行,创新驱动。

三省市要彻底跳出“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打破路径依赖与发展惯性,尤其是加快破除要素流动、行政管理等方面存在的显性和隐形壁垒,在三地民众利益共识的基础上加快清理和废除妨碍协同发展的公共政策。

在解决区域发展不协调、不平衡这个“硬骨头”上,要舍得多下功夫,敢于自我革命,勇于探索区域经济发展新模式,锐意改革,做好“去产能”“瘦身”的减法和互联互通、建设共同市场的“加法”。

  开拓京津冀协同发展新境界,还要始终坚持以民生改善为导向。

京津冀协同发展大战略落地三年来,我们在交通一体化、产业升级转移等多个重点领域都取得了不小的突破,但在公共服务一体化方面还要继续破题,主动回应广大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教育、交通、通信以及医疗等方面的需求。

消除“人才流”“服务流”“物流”“信息流”等在区域内的流动障碍,探索共享优质公用服务资源的新路径,尽早实现区域内地区、城乡和人群之间的公共服务均等化,共享区域经济发展成果。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在三周年的节点上回望总结,就是为了汲取力量与智慧继续前行。 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争分夺秒创新突破,我们就一定能“走出一条内涵集约发展的新路子”。   《光明日报》(2017年02月20日01版)[责任编辑: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