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电的这场大赛 吸引了全国的谢耳朵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名言 > 教育心理学 > 正文
 2019-06-14 12:01     浏览次数:52

  排查预警欠薪案件140起,调处化解90起;共查处欠薪案件75起,追回拖欠农民工工资2400余万元。  为确保集中治理取得实效,全省公安机关强化主责主业,突出治理重点,实施精准打击,通过开展“利剑”、“净网2018”、“断链”等专项行动,成功侦破了咸阳郭某丽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西安“10·14”生产销售假药案、渭南合阳“12·29”网络赌博案、汉中“3·22”特大制售持有伪造机动车销售发票等一批危害民生、社会关注的犯罪案件,有力震慑了违法犯罪行为。  针对集中治理覆盖领域宽、涉及部门多、社会责任大的实际,全省公安机关坚持协同发力,整体作战,进一步提升了集中治理工作成效。各级公安机关会同市场监管、食药监、卫计委等部门开展联合执法活动400余次,检查各类食品药品生产经营企业1200余家,有效整治了市场乱象。

    1、概念的重要性被忽视,而一些难题、怪题备受青睐。  2、把大量的时间花在自己喜欢的科目上,冷落了其它科目。  3、平时依赖计算器,一考试就犯计算上的错误,搞得自己手忙脚乱。

杭电的这场大赛 吸引了全国的谢耳朵

杭电的这场大赛吸引了全国的谢耳朵大家被关在一个断网的屋子里破解各种谜题,展开攻防大战比赛现场在网络安全的江湖中,黑客并不都是“黑”的。 那些用黑客技术来“行侠仗义”,测试网络和系统的性能的“侠客”,被称为“白帽黑客”。 而他们之间的“武林大会”,就叫做CTF——“夺旗赛”。

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就有一项国内CTF圈人尽皆知,甚至走向国际舞台的高规格比赛——HCTF(杭电信息安全夺旗赛)。 在最近刚刚结束的HCTF比赛中,吸引了1500支战队参赛,连老外都来报名。

最后的决赛,来自清华、北大、国防科技大学等众多高校的黑客“大神”们齐聚一堂。 参赛战队都有着酷炫的名字。

“联合Null队”、“Flappypig”(飞猪联合战队)、清华Redbud(紫荆花战队)……这些就像“武当”、“少林”一样,是国内CTF圈里响当当的名字。 经过2天的决战,走出赛场的选手都觉得值了,清华紫荆花战队队长Briefly连呼“过瘾”,“题目出得好,逼出了最强的自己”。

顶级赛事的背后是国内顶尖CTF战队CTF比赛,通常是参赛团队之间通过攻防对抗、程序分析等形式,从主办方给出的比赛环境中得到字符串、图片等“旗帜”,相当于在夺宝,并将其提交给主办方,从而夺得分数,所以叫做“夺旗赛”。

想象一下,一群谢耳朵坐在电脑前,关在一个断网的屋子里破解各种谜题、展开攻防大战,这是什么样的场面?HCTF就是这样的比赛,它的背后是一个很牛团体——Vidar(杭电信息安全协会)。 Vidar指导老师、杭电计算机学院吴迎来老师告诉记者,“比赛质量高低,取决于出的题目水平有多高,杭电Vidar在任何一项国内权威CTF排名中都稳居前五,长期拥有不少于3个国内顶尖实战高手。 ”在CTF圈,大家都以ID互称。

本次HCTF主要出题者Explorer郑吉宏,就是Vidar历史上的重要人物之一。

这个大四学生在国内CTF界可谓战绩彪炳,他曾经与清华、复旦、交大高手组成TeaDelivers联合战队,参加CTF界的“奥运会”——DEFCON,获得总决赛第五名。

以他为主力的Vidar战队曾获得国内多项CTF大赛奖项。 有这样一位大神坐镇,让参赛的黑客们相当兴奋。

“脑洞够大!”Flappypig战队成员说,“总决赛体验太棒了。 ”为了让这些全国各地赶来参赛的黑客们兴奋,Vidar战队足足准备了半年。 到底出了怎样刁钻的题目?Vidar战队现任队长、杭电信息对抗技术专业大三学生Processor李政博笑言,“外行很难理解。 ”他举了一个容易理解的例子——战队开发了一个小游戏,参赛者需要练到100级才能获得最终的“宝箱”。

“选手可以不择手段达到100级,夺得答案。 ”李政博说,“这是一个非常开放性的题目。 最后的比赛中,有战队是通过编写脚本来开金手指,刷怪练级,迅速地练到了100级。 但与此同时,这个账号却被别的战队盗取了,盗取账号的战队也马上拿到了答案。

”由于杭电的HCTF含金量高,今年,这项赛事在国际权威CTF平台CTFTIME上正式亮相了,参加这项赛事的选手可以获得积分,进而在战队排名中提升名次。

“从前我们挺低调的,现在开始冲向国际。

只要我们保证赛事水平,比赛积分会不断提高。 ”吴迎来说,“而这次,已经有很多国外战队报名我们的比赛了。

”五百强企业都来抢人刚毕业年薪20万起步郑吉宏将于今年6月毕业。 由于在网络安全实战上多年拼下的声誉,多家大公司实验室向他发出offer,这些公司提供的待遇都是年收入20万+。 “凡是能在Vidar留下的学生,找工作的待遇都很好,”郑吉宏说,前些年社团里的核心成员大多在谷歌、阿里、华为等世界著名互联网科技公司工作,现在大多是网络安全高级工程师,年收入30万+很正常。 而李政博认为,队员被互联网科技公司“提前预定”,是因为“玩CTF有一套独特的筛选机制”。 李政博以自己为例,2015年9月入学,当时听说“进入杭电,不试试加入CTF,大学生活会留下遗憾的”。 于是,当年大一新生有500余人报名参加Vidar社团,到寒假只剩下100人,寒假开始后,大家在家里等着线上放题,“实战题都是脑洞大开题,训练题基本不出现,有的同学一看题目就脑袋发木,一道题做不出,只能退出,”李政博说,2016年春节,正是新一周放新题日,他和后来成为社团骨干的同学拼命做题,“疯了一样,但一道道题做出来,攻克一个个难关,内心的激动和自豪也是最大的奖赏”。

2016年,李政博和坚持下来的5个小伙伴,算是跨过了CTF门槛,他们在郑吉宏等老队员带领下不停训练,参加国内外各种赛事,逐渐取得了好名次。

郑吉宏认为,打CTF比赛需要具备的核心能力包括编程、即时学习能力,其次还要有“耐得住寂寞”、“连续亢奋工作”的精神力。

“它实质上就是考验真实情境下发现网络系统漏洞的能力”,编程技术水平每天都在进步,可谓一日千里,新技术新漏洞层出不穷,CTF题目的脑洞越开越大。

技术那么强大,战队的学生会不会私下去黑现实中的网站呢?“有授权的情况下就会去。

”李政博说,“有的企业会公开悬赏自己公司的漏洞。 例如腾讯、阿里都有这样的平台。

腾讯的TSRC平台就是如此,只要在上面提交腾讯公司的任何漏洞都会拿到奖金。

”Vidar战队从前的成员Airbasic,就在TSRC的英雄榜上长期占据TOP5的位置。

如今,Airbasic还没毕业已经开了属于自己的公司。

“Vidar这个名字,是北欧神话中的一个神,重建了世界。 所以,我们战队的精神就是:‘自此而起、推陈出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