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议和怎么回事?南北议和的结局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名言 > 教育心理学 > 正文
 2019-06-12 09:04     浏览次数:23

  熏陶式作文教学就建立在提高文化修养的基础上,把教师的阅读与写作经验,融入学生的作文教学,教学相长,互相促进,共同进步,共同提高,使教学成为艺术的交流,成为心灵的共鸣。怀特海提出,教学的目标指向生活,在作文教学中,引导学生体验生活,发现生活的美,引起思索,引发写作冲动,从浅层次的记叙走向对生活的观察和思考,受到教育和启迪。没有文化积淀,就没有对人生的思考;没有对人生的思考,就没有深刻的立意。写作最终指向人类的精神生活,而不是个人情感无病呻吟的抒发,写作承担了智慧的传承,精神的疏通,心灵的交流,而非毫无意义的完成任务。

        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务员局    2019年5月27日面试将是你成为一名公务员最后一道关卡,时间紧迫,选对有经验,有方法的老师至关重要,推荐《李国斌面试训练营》,李国斌老师、于丹老师全程带队。帮你快速克服面试紧张、讲话结巴、面试表达空洞无亮点等问题,面试不过学费全退,。

南北议和怎么回事?南北议和的结局

  武昌起义成功后,清政府非常害怕,连忙把赋闲在家的袁世凯请了出来。 袁世凯,河南项城人,早年参加过清军的抗日援朝战争,后又在天津小站负责训练新军(也就是以后的北洋军),从此发迹。 小皇帝宣统上台后,清朝权贵担心袁世凯做大做强,抢了自己的饭碗,就让老袁回老家歇着去了。

    武昌起义后,清政府调北洋军前去镇压,但满族将领根本没有办法命令北洋军。 清政府无奈,只好厚着脸皮派人去请袁世凯出山。

最后,清政府给足了面子和权力,老袁这才极不情愿地出山了。

但这时,袁世凯已经把清政府当作了一枚棋子。     袁世凯视察进攻武汉的北洋军时,对自己的一名心腹将领说:你们攻打革命党人,不要太凶狠!现在的情况和太平天国的时候已经大不相同了。

我们没有必要为了清政府而得罪老百姓,更不能因此引来洋人的不满!依我看,如今的形势,不如和南边暂时议和停战。

如果他们愿意,以后咱们再做长久的打算!不久,清政府任命袁世凯为内阁总理,从此军政大权一手抓。

    袁世凯成为行政首脑没几天,上海、江苏、浙江相继宣布独立。 袁世凯连忙让自己的幕僚给湖北方面写信。 信里说:袁大人本人非常希望早点结束战争,以便使百姓们能安居乐业。

就算现在战争马上平息,战争所带来的破坏也需要很久才能修复。 而且打来打去,受伤的都是自己人,大家何必呢?以我的愚见,不如大家停战和谈,看看朝廷有什么样的表现。 要是朝廷痛下决心改革,咱们就齐心协力,共建华夏美好之未来;如果朝廷再玩花招,我们一起埋葬它!我知道,你们都是爱国的志士,国家的栋梁,都是顾全大局的人!和谈后,袁大人一定会加以重用。 袁大人的一片赤诚之心,希望你们能理解。 但信发出后,湖北军政府根本没有音讯。

    没过多久,南方各省涌起了独立的高潮。 武昌起义至此不过三十天,全国已经有过半的省份解除了与清政府的关系。

袁世凯坐不住了,他心里明白,如果再这样下去,不说清政府没戏了,自己也得不到任何好处了。 于是,他马上命令自己的心腹直接到湖北去谈判。

但湖北方面仍然没有坐下来和谈的意思,只给了一封信。

信是这么写的:袁大人,如果您真是为广大的同胞着想,就应该直接带兵打到北京去,以建立不朽的功勋,而不是在武汉这个小地方,跟自家的兄弟打得你死我活!您说您有一颗赤诚为国的心,那就请您马上让大家看到,而不是戴上面具,说些玩弄权术的话。 全国人民的命运就掌握在大人的手中,请大人三思!袁世凯看完信后,脸色平静,没说什么。

    南北双方经过一番激战,由于谁也没有压倒性的优势,进入了相持阶段。

而且南方因为还没有走上正轨,各方面更是困难重重,特别是财政。 趁此机会,袁世凯立即派代表南下议和。 这次,南方方面爽快地答应了。

双方在上海展开和谈,详谈相关事宜。

    在会议上,南方代表说:南北双方想停止战争,和平解决问题,你们必须答应以下条件:彻底推倒清朝政府,赞同全国建立统一的民主共和政府。

当然,清朝被推翻后,我们会给予清皇室及其亲贵以优待。

北方代表说:彻底推翻朝廷,这恐怕不好吧!毕竟大家以前都是大清的老百姓,我看还是学日本,实行君主立宪制吧!你们看现在日本不是挺强大吗!南方代表反驳说:阁下,您这话说得可不对。

我们的情况跟日本一样吗?不一样。

不一样就得实行不同的制度。 再说,清政府以前不是说过要实行君主立宪吗?最后怎样?还不是糊弄人。

双方为这个问题争得不可开交。     最后,经过反复协商,双方达成以下协议:立即召开国会,讨论国体的问题;每个省份派三名代表参加国会;召开国会的地点或在上海或在北京,以后再定。

    袁世凯一得到和谈达成的协议,马上表达了反对的意见。 但不久,革命党人就在南京组织了临时政府。

这让袁世凯更加不爽。 他发电责问南方方面说:达成的协议说,国体问题应该交由将来的国会讨论决定,但你们却成立了共和制的临时政府,这是什么意思?协议上的承诺,还算不算数?假如将来国会同意君主立宪制,临时政府是不是应该取消?    南方方面回电说:革命队伍不能没有自己统一的机关。 在国民会议没有做出决定之前,我们组织临时政府,选举临时总统,都是我们内部组织的事,你无权干涉!请问阁下,国民会议未召开之前,清政府为什么不马上消失,为什么还要到处委派官员?袁世凯一看信,气得八字胡直颤。     于是,他决定要给革命党点颜色看看,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在谈判桌上大声说话。 他一面命令各路的北洋军队发起对革命队伍的反攻,一面让北方代表好好谈。 这场马拉松似的谈判,直到袁世凯登上总统宝座才告结束。